正在閱讀:

【深度】土耳其最激烈大選開啟,埃爾多安“命懸一線”?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深度】土耳其最激烈大選開啟,埃爾多安“命懸一線”?

即便失去總統之位,埃爾多安依然是議會第一大黨黨魁,政治生涯遠未結束。

2023年5月12日,土耳其伊斯坦布爾,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競選集會上發表演講。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安晶

5月14日,土耳其同時開啟總統和議會選舉投票。這次投票也是埃爾多安執掌土耳其20年來面臨的最大難關。

今年的總統大選原本有四名候選人,對總統之位的爭奪主要在兩人之間展開:從2003年起連續11年擔任總理后又出任總統至今的埃爾多安,以及共和人民黨主席、六個反對黨聯盟“國家聯盟”的總統候選人克勒奇達爾奧盧??死掌孢_爾奧盧領導的共和人民黨是“土耳其之父”凱末爾創立的老牌政黨。

在土耳其的總統選舉中,如果沒有候選人獲得超過50%的選票,則得票最高的兩名候選人進入第二輪投票。第二輪投票時,獲得選票最多的候選人獲勝。如果投票進入第二輪,時間將在5月28日。

近期的多項民調顯示,現年74歲的克勒奇達爾奧盧將在第一輪投票中領先埃爾多安,但得票率無法超過50%,投票將進入第二輪。部分民調甚至顯示,即便在第二輪投票中,克勒奇達爾奧盧也將戰勝埃爾多安取得歷史性勝利。但在議會選舉中,埃爾多安所創立的正義與發展黨將繼續保持議會最大黨地位。

就在大選投票即將開啟時,克勒奇達爾奧盧還得到了意外助力。

民調中排名第三的總統候選人、“祖國黨”創始人因杰(Muharrem Ince)宣布退出總統大選。因杰是克勒奇達爾奧盧所屬共和人民黨的前成員,曾以共和人民黨候選人身份參加2018年的總統大選。

因杰退出后,他的支持者很有可能改投克勒奇達爾奧盧。土耳其Metropoll民調周四公布的調查顯示,49%支持因杰的選民將改為支持克勒奇達爾奧盧,22%將支持埃爾多安。

面對強敵挑戰,本周的關鍵選舉后,土耳其20年來最有權勢的政治人物埃爾多安是否會丟掉總統之位?如果親西方的克勒奇達爾奧盧當選總統,土耳其的經濟和外交政策是否會發生重大轉折?寧夏大學中國阿拉伯國家研究院院長李紹先和復旦大學中東研究中心研究員鄒志強為界面新聞做出解讀。

埃爾多安“渡劫”

從1994年當選伊斯坦布爾市長、2003年出任總理到之后當選總統,埃爾多安在每次關鍵選舉中都取得了勝利。

李紹先認為,此次選舉是埃爾多安執政20年來面臨的最嚴峻挑戰。他指出,埃爾多安能連續執政20年最重要的原因是確保了土耳其的經濟發展。但如今,經濟和高通脹是埃爾多安最大的短板。

土耳其經濟高度依賴外資和對外貿易,外債總量占GDP的50%以上。埃爾多安一直推行降息,以降息促進出口、拉動經濟增長。但近年來土耳其經濟發展停滯,人均GDP甚至出現下滑。

在俄烏沖突加劇全球通脹的背景下,埃爾多安依然堅持降息。去年,土耳其經濟增長5.6%,但通脹一路飆升,10月通脹率達到85.51%,創下24年來最高;預計今年4月,土耳其通脹率將回落至45%。

除經濟之外,李紹先指出埃爾多安在此次選舉中還面臨三大挑戰。一個挑戰是競爭對手克勒奇達爾奧盧得到了六個反對黨的支持,“這種團結是土耳其以往沒有的”。

第二大挑戰則是“祖國黨”創始人因杰的退選。如果因杰沒有退選,他將在選舉中分流克勒奇達爾奧盧的選票,導致沒有候選人獲得50%以上選票,大選很可能進入第二輪投票。但隨著因杰退選,克勒奇達爾奧盧在第一輪投票中就獲得50%以上選票的可能性上漲。

第三大挑戰則是親庫爾德人政黨、議會第三大黨人民民主黨對克勒奇達爾奧盧的支持。埃爾多安指責人民民主黨與反政府的“庫爾德工人黨”有關,正在試圖解散該黨,該黨領導人也被監禁。而土耳其有20%人口為庫爾德人。

反觀克勒奇達爾奧盧,李紹先認為,他的短板在于缺乏個人魅力和執政經驗。雖然克勒奇達爾奧盧長期擔任共和人民黨主席,但土耳其的執政黨20年來都是正發黨。

另一個重要短板則是克勒奇達爾奧盧此次參選是作為六個反對黨的代表,而六個政黨的訴求差距巨大,最大統一點是反對埃爾多安。因此克勒奇達爾奧盧如果拿下總統之位,各黨將進行權力分配,土耳其新政府將是一個“弱勢政府”。

鹿死誰手?

鄒志強認為,此次土耳其總統大選選情異常膠著,存在諸多不確定因素,“沒有人能準確預測最終結果”。在因杰退選前,克勒奇達爾奧盧與埃爾多安進入第二輪投票的可能性最大。

鄒志強指出,目前的民調雖然顯示克勒奇達爾奧盧領先埃爾多安,但過往的選舉已經證明民調可能存在偏差。他表示,如果最終克勒奇達爾奧盧以小數點以后的微弱優勢領先,埃爾多安也會提出質疑。

2019年的伊斯坦布爾地方選舉時,正發黨丟掉了市長之位,埃爾多安對選舉結果提出質疑。最終最高選舉委員會宣布市長選舉結果無效,重新舉行投票。在第二次投票中,正發黨依然失利,共和人民黨候選人當選伊斯坦布爾市長。

鄒志強指出,因杰的退選加大了克勒奇達爾奧盧獲勝的可能,但退選能對選票產生多少實際影響還難以確定。而埃爾多安執掌土耳其20年之久,有豐富的選舉經驗和政治經驗,“他依然有獲勝的可能?!?/p>

鄒志強認為,如果埃爾多安成功連任,土耳其將延續目前的政策。但他也會尋求改善與西方的關系,以獲得經濟上的援手。

李紹先也表示,雖然西方媒體一邊倒認為埃爾多安將丟掉總統之位,但在他看來埃爾多安依然有獲勝希望。

李紹先指出,埃爾多安的正發黨主要代表中下層利益,包括農村地區和城市的中下層,并且越往東部支持率越高。而克勒奇達爾奧盧代表著大資產階級的利益,在大城市中支持率更高。民調不一定反映了不同地域和階層的想法。

除此之外,執政20年的埃爾多安是政治老手,曾成功削弱軍方的勢力,挺過2016年未遂政變。在本次投票前,埃爾多安推出了一系列福利措施吸引選民,包括提高最低工資標準、給公務員加薪、免費使用黑海天然氣。

李紹先認為,從這些因素來看,埃爾多安目前依然有50%的獲勝可能。如果埃爾多安拿下第一輪投票,但得票率沒有超過50%,進行第二輪投票,“他在第二輪投票中獲勝的可能性就更大?!?/p>

如果克勒奇達爾奧盧獲勝,土耳其經濟和外交政策將大轉彎?

克勒奇達爾奧盧被稱為與埃爾多安完全相反的總統候選人。

他承諾要遏制土耳其的高通脹,讓土耳其重新回歸民主、法治,還計劃將總統制重新改為議會制,確?;謴腿龣喾至?。土耳其原本為議會制國家,在埃爾多安的推動下,該國在2017年舉行修憲公投,從議會制改為了總統制。

外交政策上,克勒奇達爾奧盧在《經濟學人》撰文宣布要恢復土耳其的“西方定位”,從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各層面與西方建立更密切的聯系。

李紹先指出,土耳其的西方定位上,埃爾多安與克勒奇達爾奧盧并沒有區別。但埃爾多安的長袖善舞在于“屁股坐在北約和西方,雙手緊緊拉住俄羅斯”。這樣做是為了增加土耳其在國際舞臺上的分量,使土耳其的國家利益最大化。

如果克勒奇達爾奧盧上臺,由于土耳其新政府將是一個弱勢政府,再加上他領導的共和人民黨傳統親西方,所以“土耳其會更聽美國的話,自主獨立性肯定會減弱,西方也樂于見到這樣的土耳其政府”。

但如果克勒奇達爾奧盧在倒向北約時與俄羅斯拉開距離,將嚴重損害土耳其自身利益。因此克勒奇達爾奧盧上臺后,土耳其的外交政策將有“很大不確定性”。

鄒志強也指出,克勒奇達爾奧盧上臺后,土耳其將重振與美國的同盟關系,加強與歐洲的紐帶。在中東地區則會改變土耳其的孤立,修復與以色列的關系。

但鄒志強強調,克勒奇達爾奧盧沒有執政經驗也沒有外交經驗。在六黨聯盟中,中右翼的“好黨”與克勒奇達爾奧盧分歧嚴重;另外兩個政黨“民主進步黨”和“未來黨”是從執政黨正發黨中分裂而來,兩黨成員都有執政和外交經驗。

在這樣的背景下,如果克勒奇達爾奧盧當選總統,如何在六黨中進行權力分配將是各黨最關心的問題。因此在政策上,包括外交政策,“可能有一段時間的混亂期,外交政策不會立刻發生大幅度改變”。

“就算土耳其新政府想親西方,一旦西方要求它制裁俄羅斯,土耳其很難做到?!编u志強指出,土耳其在能源進口等多個領域都依賴俄羅斯,國內本就有高通脹問題,如果能源再漲價,將嚴重影響土耳其經濟。

而對于克勒奇達爾奧盧能否推出不同于降息的新政策,在遏制通脹同時保持土耳其的經濟增長,鄒志強和李紹先都不看好。

鄒志強指出,克勒奇達爾奧盧目前只是對埃爾多安的經濟政策提出批評,但并沒有拿出解決方案。由于土耳其經濟依賴外資和對外貿易,如果克勒奇達爾奧盧立刻采取加息措施,將打擊土耳其出口,導致經濟狀況更加惡化。

他認為,克勒奇達爾奧盧在經濟上只能進行緩慢調整,有可能最終還會回到現在的老路,“很難拿出兩全方案”。

如果敗選,埃爾多安能否平靜接受?

歐美多家媒體對如果埃爾多安敗選,能否平靜交出總統之位提出了質疑。

美國非營利組織中東研究所對選舉結果預測了六種情況,其中一種情況是埃爾多安落敗后不承認大選結果,指責選舉舞弊,要求重新進行選舉。如果關于選舉的爭議遲遲無法解決,埃爾多安將作為代理總統繼續掌權。

鄒志強則認為,土耳其有完善的選舉制度和政治制度。如果雙方選票非常接近,埃爾多安很可能會在符合選舉制度的框架內提出質疑,但不會在最終投票結果出爐后為了拒絕交權而采取非常手段。他表示,西方目前提出的質疑更多是在威懾埃爾多安。

李紹先還特別提到,2015年6月的土耳其議會選舉中,正發黨雖然保住議會第一大黨之位,但獲得的席位沒有過半,需要與其他政黨組建聯合政府。在埃爾多安的干涉下,聯合政府沒有組建成功。依照憲法,土耳其于年底重新舉行議會選舉。最終正發黨拿下足夠席位,再次單獨執政。

李紹先認為,此事顯示了埃爾多安雖然“玩轉政治”,但他依然在規則范圍之內操作,沒有采取類似政變的非常手段。

除此之外,民調均顯示埃爾多安創立的正發黨將在本周日的選舉中保住議會第一大黨位置。李紹先指出,即便失去總統之位,埃爾多安依然是議會第一大黨黨魁,政治生涯遠未結束,依然能“翻云覆雨”。

如果克勒奇達爾奧盧上臺,其領導的弱勢政府將與強勢的埃爾多安和正發黨正面對上,在施政時會面臨強大阻力。

李紹先預測,屆時克勒奇達爾奧盧將無力推行類似將總統制改為議會制這樣的大型改革,土耳其的政策也將存在很多不確定性。而土耳其的不確定性也將對黑海局勢、俄烏沖突、中東形勢產生相應影響。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評論

暫無評論哦,快來評價一下吧!

下載界面新聞

微信公眾號

微博

【深度】土耳其最激烈大選開啟,埃爾多安“命懸一線”?

即便失去總統之位,埃爾多安依然是議會第一大黨黨魁,政治生涯遠未結束。

2023年5月12日,土耳其伊斯坦布爾,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競選集會上發表演講。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安晶

5月14日,土耳其同時開啟總統和議會選舉投票。這次投票也是埃爾多安執掌土耳其20年來面臨的最大難關。

今年的總統大選原本有四名候選人,對總統之位的爭奪主要在兩人之間展開:從2003年起連續11年擔任總理后又出任總統至今的埃爾多安,以及共和人民黨主席、六個反對黨聯盟“國家聯盟”的總統候選人克勒奇達爾奧盧??死掌孢_爾奧盧領導的共和人民黨是“土耳其之父”凱末爾創立的老牌政黨。

在土耳其的總統選舉中,如果沒有候選人獲得超過50%的選票,則得票最高的兩名候選人進入第二輪投票。第二輪投票時,獲得選票最多的候選人獲勝。如果投票進入第二輪,時間將在5月28日。

近期的多項民調顯示,現年74歲的克勒奇達爾奧盧將在第一輪投票中領先埃爾多安,但得票率無法超過50%,投票將進入第二輪。部分民調甚至顯示,即便在第二輪投票中,克勒奇達爾奧盧也將戰勝埃爾多安取得歷史性勝利。但在議會選舉中,埃爾多安所創立的正義與發展黨將繼續保持議會最大黨地位。

就在大選投票即將開啟時,克勒奇達爾奧盧還得到了意外助力。

民調中排名第三的總統候選人、“祖國黨”創始人因杰(Muharrem Ince)宣布退出總統大選。因杰是克勒奇達爾奧盧所屬共和人民黨的前成員,曾以共和人民黨候選人身份參加2018年的總統大選。

因杰退出后,他的支持者很有可能改投克勒奇達爾奧盧。土耳其Metropoll民調周四公布的調查顯示,49%支持因杰的選民將改為支持克勒奇達爾奧盧,22%將支持埃爾多安。

面對強敵挑戰,本周的關鍵選舉后,土耳其20年來最有權勢的政治人物埃爾多安是否會丟掉總統之位?如果親西方的克勒奇達爾奧盧當選總統,土耳其的經濟和外交政策是否會發生重大轉折?寧夏大學中國阿拉伯國家研究院院長李紹先和復旦大學中東研究中心研究員鄒志強為界面新聞做出解讀。

埃爾多安“渡劫”

從1994年當選伊斯坦布爾市長、2003年出任總理到之后當選總統,埃爾多安在每次關鍵選舉中都取得了勝利。

李紹先認為,此次選舉是埃爾多安執政20年來面臨的最嚴峻挑戰。他指出,埃爾多安能連續執政20年最重要的原因是確保了土耳其的經濟發展。但如今,經濟和高通脹是埃爾多安最大的短板。

土耳其經濟高度依賴外資和對外貿易,外債總量占GDP的50%以上。埃爾多安一直推行降息,以降息促進出口、拉動經濟增長。但近年來土耳其經濟發展停滯,人均GDP甚至出現下滑。

在俄烏沖突加劇全球通脹的背景下,埃爾多安依然堅持降息。去年,土耳其經濟增長5.6%,但通脹一路飆升,10月通脹率達到85.51%,創下24年來最高;預計今年4月,土耳其通脹率將回落至45%。

除經濟之外,李紹先指出埃爾多安在此次選舉中還面臨三大挑戰。一個挑戰是競爭對手克勒奇達爾奧盧得到了六個反對黨的支持,“這種團結是土耳其以往沒有的”。

第二大挑戰則是“祖國黨”創始人因杰的退選。如果因杰沒有退選,他將在選舉中分流克勒奇達爾奧盧的選票,導致沒有候選人獲得50%以上選票,大選很可能進入第二輪投票。但隨著因杰退選,克勒奇達爾奧盧在第一輪投票中就獲得50%以上選票的可能性上漲。

第三大挑戰則是親庫爾德人政黨、議會第三大黨人民民主黨對克勒奇達爾奧盧的支持。埃爾多安指責人民民主黨與反政府的“庫爾德工人黨”有關,正在試圖解散該黨,該黨領導人也被監禁。而土耳其有20%人口為庫爾德人。

反觀克勒奇達爾奧盧,李紹先認為,他的短板在于缺乏個人魅力和執政經驗。雖然克勒奇達爾奧盧長期擔任共和人民黨主席,但土耳其的執政黨20年來都是正發黨。

另一個重要短板則是克勒奇達爾奧盧此次參選是作為六個反對黨的代表,而六個政黨的訴求差距巨大,最大統一點是反對埃爾多安。因此克勒奇達爾奧盧如果拿下總統之位,各黨將進行權力分配,土耳其新政府將是一個“弱勢政府”。

鹿死誰手?

鄒志強認為,此次土耳其總統大選選情異常膠著,存在諸多不確定因素,“沒有人能準確預測最終結果”。在因杰退選前,克勒奇達爾奧盧與埃爾多安進入第二輪投票的可能性最大。

鄒志強指出,目前的民調雖然顯示克勒奇達爾奧盧領先埃爾多安,但過往的選舉已經證明民調可能存在偏差。他表示,如果最終克勒奇達爾奧盧以小數點以后的微弱優勢領先,埃爾多安也會提出質疑。

2019年的伊斯坦布爾地方選舉時,正發黨丟掉了市長之位,埃爾多安對選舉結果提出質疑。最終最高選舉委員會宣布市長選舉結果無效,重新舉行投票。在第二次投票中,正發黨依然失利,共和人民黨候選人當選伊斯坦布爾市長。

鄒志強指出,因杰的退選加大了克勒奇達爾奧盧獲勝的可能,但退選能對選票產生多少實際影響還難以確定。而埃爾多安執掌土耳其20年之久,有豐富的選舉經驗和政治經驗,“他依然有獲勝的可能?!?/p>

鄒志強認為,如果埃爾多安成功連任,土耳其將延續目前的政策。但他也會尋求改善與西方的關系,以獲得經濟上的援手。

李紹先也表示,雖然西方媒體一邊倒認為埃爾多安將丟掉總統之位,但在他看來埃爾多安依然有獲勝希望。

李紹先指出,埃爾多安的正發黨主要代表中下層利益,包括農村地區和城市的中下層,并且越往東部支持率越高。而克勒奇達爾奧盧代表著大資產階級的利益,在大城市中支持率更高。民調不一定反映了不同地域和階層的想法。

除此之外,執政20年的埃爾多安是政治老手,曾成功削弱軍方的勢力,挺過2016年未遂政變。在本次投票前,埃爾多安推出了一系列福利措施吸引選民,包括提高最低工資標準、給公務員加薪、免費使用黑海天然氣。

李紹先認為,從這些因素來看,埃爾多安目前依然有50%的獲勝可能。如果埃爾多安拿下第一輪投票,但得票率沒有超過50%,進行第二輪投票,“他在第二輪投票中獲勝的可能性就更大?!?/p>

如果克勒奇達爾奧盧獲勝,土耳其經濟和外交政策將大轉彎?

克勒奇達爾奧盧被稱為與埃爾多安完全相反的總統候選人。

他承諾要遏制土耳其的高通脹,讓土耳其重新回歸民主、法治,還計劃將總統制重新改為議會制,確?;謴腿龣喾至?。土耳其原本為議會制國家,在埃爾多安的推動下,該國在2017年舉行修憲公投,從議會制改為了總統制。

外交政策上,克勒奇達爾奧盧在《經濟學人》撰文宣布要恢復土耳其的“西方定位”,從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各層面與西方建立更密切的聯系。

李紹先指出,土耳其的西方定位上,埃爾多安與克勒奇達爾奧盧并沒有區別。但埃爾多安的長袖善舞在于“屁股坐在北約和西方,雙手緊緊拉住俄羅斯”。這樣做是為了增加土耳其在國際舞臺上的分量,使土耳其的國家利益最大化。

如果克勒奇達爾奧盧上臺,由于土耳其新政府將是一個弱勢政府,再加上他領導的共和人民黨傳統親西方,所以“土耳其會更聽美國的話,自主獨立性肯定會減弱,西方也樂于見到這樣的土耳其政府”。

但如果克勒奇達爾奧盧在倒向北約時與俄羅斯拉開距離,將嚴重損害土耳其自身利益。因此克勒奇達爾奧盧上臺后,土耳其的外交政策將有“很大不確定性”。

鄒志強也指出,克勒奇達爾奧盧上臺后,土耳其將重振與美國的同盟關系,加強與歐洲的紐帶。在中東地區則會改變土耳其的孤立,修復與以色列的關系。

但鄒志強強調,克勒奇達爾奧盧沒有執政經驗也沒有外交經驗。在六黨聯盟中,中右翼的“好黨”與克勒奇達爾奧盧分歧嚴重;另外兩個政黨“民主進步黨”和“未來黨”是從執政黨正發黨中分裂而來,兩黨成員都有執政和外交經驗。

在這樣的背景下,如果克勒奇達爾奧盧當選總統,如何在六黨中進行權力分配將是各黨最關心的問題。因此在政策上,包括外交政策,“可能有一段時間的混亂期,外交政策不會立刻發生大幅度改變”。

“就算土耳其新政府想親西方,一旦西方要求它制裁俄羅斯,土耳其很難做到?!编u志強指出,土耳其在能源進口等多個領域都依賴俄羅斯,國內本就有高通脹問題,如果能源再漲價,將嚴重影響土耳其經濟。

而對于克勒奇達爾奧盧能否推出不同于降息的新政策,在遏制通脹同時保持土耳其的經濟增長,鄒志強和李紹先都不看好。

鄒志強指出,克勒奇達爾奧盧目前只是對埃爾多安的經濟政策提出批評,但并沒有拿出解決方案。由于土耳其經濟依賴外資和對外貿易,如果克勒奇達爾奧盧立刻采取加息措施,將打擊土耳其出口,導致經濟狀況更加惡化。

他認為,克勒奇達爾奧盧在經濟上只能進行緩慢調整,有可能最終還會回到現在的老路,“很難拿出兩全方案”。

如果敗選,埃爾多安能否平靜接受?

歐美多家媒體對如果埃爾多安敗選,能否平靜交出總統之位提出了質疑。

美國非營利組織中東研究所對選舉結果預測了六種情況,其中一種情況是埃爾多安落敗后不承認大選結果,指責選舉舞弊,要求重新進行選舉。如果關于選舉的爭議遲遲無法解決,埃爾多安將作為代理總統繼續掌權。

鄒志強則認為,土耳其有完善的選舉制度和政治制度。如果雙方選票非常接近,埃爾多安很可能會在符合選舉制度的框架內提出質疑,但不會在最終投票結果出爐后為了拒絕交權而采取非常手段。他表示,西方目前提出的質疑更多是在威懾埃爾多安。

李紹先還特別提到,2015年6月的土耳其議會選舉中,正發黨雖然保住議會第一大黨之位,但獲得的席位沒有過半,需要與其他政黨組建聯合政府。在埃爾多安的干涉下,聯合政府沒有組建成功。依照憲法,土耳其于年底重新舉行議會選舉。最終正發黨拿下足夠席位,再次單獨執政。

李紹先認為,此事顯示了埃爾多安雖然“玩轉政治”,但他依然在規則范圍之內操作,沒有采取類似政變的非常手段。

除此之外,民調均顯示埃爾多安創立的正發黨將在本周日的選舉中保住議會第一大黨位置。李紹先指出,即便失去總統之位,埃爾多安依然是議會第一大黨黨魁,政治生涯遠未結束,依然能“翻云覆雨”。

如果克勒奇達爾奧盧上臺,其領導的弱勢政府將與強勢的埃爾多安和正發黨正面對上,在施政時會面臨強大阻力。

李紹先預測,屆時克勒奇達爾奧盧將無力推行類似將總統制改為議會制這樣的大型改革,土耳其的政策也將存在很多不確定性。而土耳其的不確定性也將對黑海局勢、俄烏沖突、中東形勢產生相應影響。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亚洲啪啪天堂网色欲|欧美18vide0sex性欧美在线|韩国亚洲精品a在线|亚洲春色cameltoe图片 九九久久精品国产波多野结衣 18国产精品白浆在线观看免费 尹人大香蕉五月天久久 久久a久久综合精品 亚洲国产AⅤ精品 69久久夜色精品国产 粉嫩虎白妞流白浆无遮挡久久久 亚洲欧洲精品成人久久曰 久久婷婷国产综合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