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美國制造業真的衰落了嗎?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美國制造業真的衰落了嗎?

雖然美國制造業部分指標有所下降,但總體來看美國仍為世界頭號制造業強國。雖然中國制造業發展迅速,但與美國仍有差距。

(資料圖)在英特爾半導體制造工廠的奠基儀式上就通過《芯片法案》重建美國制造業發表講話。來源:視覺中國

文丨張啟迪 (金融學博士,高級經濟師, CFA ,中央財經大學國際金融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電子郵箱: zhangqidi1@126.com 。

制造業是經濟增長的發動機。在大國博弈加劇的背景下,美國制造業的發展狀況一直是學術界和政策制定者們關心的熱點問題。近年來,美國制造業衰落的聲音不絕于耳,主要有以下三點理由:一個是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占全球制造業增加值的比重持續下降。1990年,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占全球制造業增加值的比重為22%,2021年降至17%(見圖1)。二是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持續下降。20世紀50年代初期,美國制造業增加值/GDP約為28%,2021年降至11%(見圖2)。三是制造業就業人數及占比不斷下降。自1939年以來美國制造業就業人數持續增長,至1978年達到頂峰(1933萬人)。2022年,美國制造業就業人數為1298萬人。雖然較2020年歷史最低水平有所上升,但仍處于低位。并且,2022年美國制造業就業人數占全部就業的比重僅為8%,處于歷史最低水平(見圖3)。

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數據來源:Wind資訊。
數據來源:Wind資訊。

應該說,上述分析有一定道理。從上述指標來看,美國制造業在全球經濟中的地位以及創造就業的能力的確有所下降。然而,如果就此判斷美國制造業已經衰落則有待商榷。

第一,美國制造業地位在主要發達經濟體中并未發生變化。

當前之所以出現美國制造業衰落的認知并非是美國制造業真的出現衰落,而主要是因為中國崛起。過去二十年全球制造業格局最大的變化是中國崛起,美國制造業在發達經濟體中的地位并未發生變化。全球制造業主要有四個國家,分別是美國、日本、德國和中國??紤]中國的情況下,2000-2021年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占全球制造業增加值的比重從24.7%下降至16.8%(見表1)。然而,不考慮中國的情況下,同期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占比僅從26%降至24%。并且,美國制造業規模與日本和德國相比依然維持較大領先優勢。2000年,美國制造業增加值相當于日本和德國之和的132%,2021年這一比例上升至142%。也就是說,美國制造業增加值相比于全球其他兩個主要制造業強國不僅沒有縮小,反而出現擴大。

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第二,美國制造業規模持續增長。

2000-2021年,雖然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占全球制造業增加值的比重有所下降,但從規模來看依然增長明顯。以2015年不變價計算,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從1.74萬億美元增長至2.44萬億美元,年均增速為2%(見圖4),這一增速快于同期的德國(1.7%)以及日本(1.6%)。美國制造業規模增加但占GDP比重下降主要是因為服務業增長的速度快于制造業。有觀點認為美國GDP中服務業占比過高,制造業占比過低,因此經濟結構并不健康,這其實是一種誤解。美國服務業中超過一半為生產性服務業,這些服務業是為制造業進行配套的可貿易的服務業,而非不可貿易的生活性服務業。

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第三,美國海外制造業規模龐大。

由于美國勞動力成本上升以及拓展海外市場等原因,美國企業將部分制造業轉移出美國。美國商務分析局數據顯示,美國制造業對外投資規模從2009年的438億美元上升至2021年的565億美元。截至2021年末美國制造業對外投資余額為9126億美元,占美國全部對外直接投資規模的16%。美國主要是通過跨國公司在海外設立子公司的方式向其他國家和地區轉移自身不具有比較優勢的制造業。根據美國商務分析局統計,截至2020年末美國制造業跨國公司總資產規模超過2500萬美元的海外子公司共有11293家,總資產規模為3.52萬億美元。2020年上述海外子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5萬億美元,凈利潤1906億美元,制造業增加值5510億美元。雖然這些制造業轉移出美國,但高附加值的部分仍然留在美國,美國母公司仍然保留研發中心和管理中心的地位。2020年美國制造業跨國公司研發支出中美國本土支出規模為2138億美元,海外子公司僅為317億美元。并且,這些轉移出去的制造業產生大量利潤匯回美國。201712月,特朗普政府通過《減稅與就業法案》。該法案對美國企業留存海外的利潤進行一次性征稅,鼓勵美國企業將海外利潤匯回美國。美國商務部數據顯示,2018年美國企業將海外囤積的6649億美元現金匯回美國。

第四,美國制造業競爭力依然很強。

雖然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占全球制造業增加值的比重有所下降,然而美國制造業實力依然很強。一是美國仍是全球制造業區域生產中心。目前全球有三大生產網絡,分別位于歐洲、北美和亞太,美國仍為北美地區制造業中心。二是美國產業鏈地位較高。在全球主要制造業國家和地區中,美國位于全球產業鏈上游,歐洲和日本位于中上游,而中國則處于中下游。三是美國研發投入遙遙領先。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數據顯示,2020年美國研發支出規模高達6641億美元,排名全球第一。中國研發支出規模為5641億美元,排名全球第二。從研發強度(研發支出/GDP)來看,美國近年來維持上升態勢。2021年,美國研發強度升至3.45%,超過其他主要制造業國家中國(2.4%)、日本(3.26%)和德國(3.14%)(見圖5)。四是美國制造業品牌實力強大。波士頓咨詢集團(BCG)日前評選出2022年全球最具創新力的50大企業榜單中,美國企業有27家,中國企業僅有7家。排名前10位的企業中,美國企業有7家,分別是蘋果、微軟、亞馬遜、谷歌、特斯拉、莫德納和IBM,多數為制造業企業,中國企業只有華為1家入選。

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第五,美國制造業出口結構依然較好。

2000年以來,雖然由于中國制造業崛起一定程度上沖擊了美國制造業的地位,但美國仍是制造業超級強國。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DO)將制造業分為三個技術類別,分別是中高技術(MHT)、中級技術(MT)和低級技術(LT)。這種分類法是基于研究與開發(R&D)支出與制造業增加值的比例。根據國際標準行業分類第 4 版(ISICRev.4),中高技術有7個行業,中級技術有5個行業,低級技術有12個行業。2000年,美國在三個類別全部排名第一,占全球份額比重分別為25.9%、23.9%24.7%。2020年,中國成為全球低級技術(占全球份額比重為26.3%)、中級技術(占全球份額比重為38.5%,2000年為9.6%)和中高技術(占全球份額比重為35.7%)產品的領先制造者(見表2)。然而,美國在所有三個技術產品類別中仍排名第二。并且,在聯合國跟蹤的23種制造業門類中,美國有5種位居第一,在其他15種中排名第二,這也凸顯其制造業的廣度和競爭力。

數據來源:UNIDO。

第六,美國制造業薪酬持續增長。

由于美國生產力水平持續增長,制造業產品附加值較高,美國制造業工資水平也不斷上升。1990-2022年,美國制造業平均時薪從10.93美元上升至25.64美元,年均增速為3%。并且,自2014年以來美國制造業工資水平有加速上行的趨勢(見圖6)。2021年,美國制造業平均時薪增速達到5%,為20世紀90年代以來最高水平。美國制造業工資水平持續上升帶動服務業工資以及整體工資水平上行,這對于促進居民收入持續增長起到了重要作用。不斷增長的工資水平也為美國消費市場成為全球第一大消費市場奠定了堅實基礎。

數據來源:Wind資訊。

第七,美國制造業回流取得顯著進展。

全球金融危機后,美國提出再工業化戰略以振興制造業。奧巴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先后頒布《重振美國制造業框架》、《美國制造業促進法案》、《創造美國就業及結束外移法案》、《稅收減免與就業法案》等多部法案鼓勵制造業發展。拜登政府上臺后進一步強化對美國制造業的支持,先后頒布《芯片與科學法案》、《2022年通脹削減法案》等法案。美國政府出臺的一系列鼓勵制造業回流的措施效果明顯。據Reshoring Intiative估計,2022年美國制造業回流創造的就業崗位數量高達228723個,制造業回流和FDI創造的就業崗位數共計351431個,均創歷史新高(見圖7)。美國制造業回流也使得全球金融危機后制造業就業人數開始回升。Wind數據顯示,美國制造業就業人數從2009年的1148萬人上升至2022年的1298萬人。制造業就業人數回升疊加勞動參與率低于疫情前水平使得當前美國勞動力市場異常繁榮。美國勞工部數據顯示,20231月美國失業率為3.4%,為1969年以來最低水平。

資料來源:Reshoring Initiative 2022 Q3 Data Report。

綜上所述,雖然美國制造業部分指標有所下降,但總體來看美國制造業依然十分強大,仍為世界頭號制造業強國。并且,全球金融危機后美國制造業有所恢復。雖然中國制造業發展迅速,但與美國仍有差距。近年來中國制造業增加值占GDP比重持續下降,需要引起高度重視。制造業是國民經濟支柱產業。實現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既是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也是大國博弈能否勝出的關鍵所在。未來應繼續強化對制造業的支持,大力發展先進制造業,早日實現由制造業大國向制造業強國的轉變。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責編郵箱:yanguihua@jiemian.com。)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評論

暫無評論哦,快來評價一下吧!

下載界面新聞

微信公眾號

微博

美國制造業真的衰落了嗎?

雖然美國制造業部分指標有所下降,但總體來看美國仍為世界頭號制造業強國。雖然中國制造業發展迅速,但與美國仍有差距。

(資料圖)在英特爾半導體制造工廠的奠基儀式上就通過《芯片法案》重建美國制造業發表講話。來源:視覺中國

文丨張啟迪 (金融學博士,高級經濟師, CFA ,中央財經大學國際金融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電子郵箱: zhangqidi1@126.com 。

制造業是經濟增長的發動機。在大國博弈加劇的背景下,美國制造業的發展狀況一直是學術界和政策制定者們關心的熱點問題。近年來,美國制造業衰落的聲音不絕于耳,主要有以下三點理由:一個是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占全球制造業增加值的比重持續下降。1990年,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占全球制造業增加值的比重為22%,2021年降至17%(見圖1)。二是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持續下降。20世紀50年代初期,美國制造業增加值/GDP約為28%,2021年降至11%(見圖2)。三是制造業就業人數及占比不斷下降。自1939年以來美國制造業就業人數持續增長,至1978年達到頂峰(1933萬人)。2022年,美國制造業就業人數為1298萬人。雖然較2020年歷史最低水平有所上升,但仍處于低位。并且,2022年美國制造業就業人數占全部就業的比重僅為8%,處于歷史最低水平(見圖3)。

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數據來源:Wind資訊。
數據來源:Wind資訊。

應該說,上述分析有一定道理。從上述指標來看,美國制造業在全球經濟中的地位以及創造就業的能力的確有所下降。然而,如果就此判斷美國制造業已經衰落則有待商榷。

第一,美國制造業地位在主要發達經濟體中并未發生變化。

當前之所以出現美國制造業衰落的認知并非是美國制造業真的出現衰落,而主要是因為中國崛起。過去二十年全球制造業格局最大的變化是中國崛起,美國制造業在發達經濟體中的地位并未發生變化。全球制造業主要有四個國家,分別是美國、日本、德國和中國??紤]中國的情況下,2000-2021年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占全球制造業增加值的比重從24.7%下降至16.8%(見表1)。然而,不考慮中國的情況下,同期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占比僅從26%降至24%。并且,美國制造業規模與日本和德國相比依然維持較大領先優勢。2000年,美國制造業增加值相當于日本和德國之和的132%,2021年這一比例上升至142%。也就是說,美國制造業增加值相比于全球其他兩個主要制造業強國不僅沒有縮小,反而出現擴大。

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第二,美國制造業規模持續增長。

2000-2021年,雖然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占全球制造業增加值的比重有所下降,但從規模來看依然增長明顯。以2015年不變價計算,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從1.74萬億美元增長至2.44萬億美元,年均增速為2%(見圖4),這一增速快于同期的德國(1.7%)以及日本(1.6%)。美國制造業規模增加但占GDP比重下降主要是因為服務業增長的速度快于制造業。有觀點認為美國GDP中服務業占比過高,制造業占比過低,因此經濟結構并不健康,這其實是一種誤解。美國服務業中超過一半為生產性服務業,這些服務業是為制造業進行配套的可貿易的服務業,而非不可貿易的生活性服務業。

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第三,美國海外制造業規模龐大。

由于美國勞動力成本上升以及拓展海外市場等原因,美國企業將部分制造業轉移出美國。美國商務分析局數據顯示,美國制造業對外投資規模從2009年的438億美元上升至2021年的565億美元。截至2021年末美國制造業對外投資余額為9126億美元,占美國全部對外直接投資規模的16%。美國主要是通過跨國公司在海外設立子公司的方式向其他國家和地區轉移自身不具有比較優勢的制造業。根據美國商務分析局統計,截至2020年末美國制造業跨國公司總資產規模超過2500萬美元的海外子公司共有11293家,總資產規模為3.52萬億美元。2020年上述海外子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5萬億美元,凈利潤1906億美元,制造業增加值5510億美元。雖然這些制造業轉移出美國,但高附加值的部分仍然留在美國,美國母公司仍然保留研發中心和管理中心的地位。2020年美國制造業跨國公司研發支出中美國本土支出規模為2138億美元,海外子公司僅為317億美元。并且,這些轉移出去的制造業產生大量利潤匯回美國。201712月,特朗普政府通過《減稅與就業法案》。該法案對美國企業留存海外的利潤進行一次性征稅,鼓勵美國企業將海外利潤匯回美國。美國商務部數據顯示,2018年美國企業將海外囤積的6649億美元現金匯回美國。

第四,美國制造業競爭力依然很強。

雖然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占全球制造業增加值的比重有所下降,然而美國制造業實力依然很強。一是美國仍是全球制造業區域生產中心。目前全球有三大生產網絡,分別位于歐洲、北美和亞太,美國仍為北美地區制造業中心。二是美國產業鏈地位較高。在全球主要制造業國家和地區中,美國位于全球產業鏈上游,歐洲和日本位于中上游,而中國則處于中下游。三是美國研發投入遙遙領先。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數據顯示,2020年美國研發支出規模高達6641億美元,排名全球第一。中國研發支出規模為5641億美元,排名全球第二。從研發強度(研發支出/GDP)來看,美國近年來維持上升態勢。2021年,美國研發強度升至3.45%,超過其他主要制造業國家中國(2.4%)、日本(3.26%)和德國(3.14%)(見圖5)。四是美國制造業品牌實力強大。波士頓咨詢集團(BCG)日前評選出2022年全球最具創新力的50大企業榜單中,美國企業有27家,中國企業僅有7家。排名前10位的企業中,美國企業有7家,分別是蘋果、微軟、亞馬遜、谷歌、特斯拉、莫德納和IBM,多數為制造業企業,中國企業只有華為1家入選。

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第五,美國制造業出口結構依然較好。

2000年以來,雖然由于中國制造業崛起一定程度上沖擊了美國制造業的地位,但美國仍是制造業超級強國。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DO)將制造業分為三個技術類別,分別是中高技術(MHT)、中級技術(MT)和低級技術(LT)。這種分類法是基于研究與開發(R&D)支出與制造業增加值的比例。根據國際標準行業分類第 4 版(ISICRev.4),中高技術有7個行業,中級技術有5個行業,低級技術有12個行業。2000年,美國在三個類別全部排名第一,占全球份額比重分別為25.9%、23.9%24.7%。2020年,中國成為全球低級技術(占全球份額比重為26.3%)、中級技術(占全球份額比重為38.5%,2000年為9.6%)和中高技術(占全球份額比重為35.7%)產品的領先制造者(見表2)。然而,美國在所有三個技術產品類別中仍排名第二。并且,在聯合國跟蹤的23種制造業門類中,美國有5種位居第一,在其他15種中排名第二,這也凸顯其制造業的廣度和競爭力。

數據來源:UNIDO。

第六,美國制造業薪酬持續增長。

由于美國生產力水平持續增長,制造業產品附加值較高,美國制造業工資水平也不斷上升。1990-2022年,美國制造業平均時薪從10.93美元上升至25.64美元,年均增速為3%。并且,自2014年以來美國制造業工資水平有加速上行的趨勢(見圖6)。2021年,美國制造業平均時薪增速達到5%,為20世紀90年代以來最高水平。美國制造業工資水平持續上升帶動服務業工資以及整體工資水平上行,這對于促進居民收入持續增長起到了重要作用。不斷增長的工資水平也為美國消費市場成為全球第一大消費市場奠定了堅實基礎。

數據來源:Wind資訊。

第七,美國制造業回流取得顯著進展。

全球金融危機后,美國提出再工業化戰略以振興制造業。奧巴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先后頒布《重振美國制造業框架》、《美國制造業促進法案》、《創造美國就業及結束外移法案》、《稅收減免與就業法案》等多部法案鼓勵制造業發展。拜登政府上臺后進一步強化對美國制造業的支持,先后頒布《芯片與科學法案》、《2022年通脹削減法案》等法案。美國政府出臺的一系列鼓勵制造業回流的措施效果明顯。據Reshoring Intiative估計,2022年美國制造業回流創造的就業崗位數量高達228723個,制造業回流和FDI創造的就業崗位數共計351431個,均創歷史新高(見圖7)。美國制造業回流也使得全球金融危機后制造業就業人數開始回升。Wind數據顯示,美國制造業就業人數從2009年的1148萬人上升至2022年的1298萬人。制造業就業人數回升疊加勞動參與率低于疫情前水平使得當前美國勞動力市場異常繁榮。美國勞工部數據顯示,20231月美國失業率為3.4%,為1969年以來最低水平。

資料來源:Reshoring Initiative 2022 Q3 Data Report。

綜上所述,雖然美國制造業部分指標有所下降,但總體來看美國制造業依然十分強大,仍為世界頭號制造業強國。并且,全球金融危機后美國制造業有所恢復。雖然中國制造業發展迅速,但與美國仍有差距。近年來中國制造業增加值占GDP比重持續下降,需要引起高度重視。制造業是國民經濟支柱產業。實現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既是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也是大國博弈能否勝出的關鍵所在。未來應繼續強化對制造業的支持,大力發展先進制造業,早日實現由制造業大國向制造業強國的轉變。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責編郵箱:yanguihua@jiemian.com。)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亚洲啪啪天堂网色欲|欧美18vide0sex性欧美在线|韩国亚洲精品a在线|亚洲春色cameltoe图片 九九久久精品国产波多野结衣 18国产精品白浆在线观看免费 尹人大香蕉五月天久久 久久a久久综合精品 亚洲国产AⅤ精品 69久久夜色精品国产 粉嫩虎白妞流白浆无遮挡久久久 亚洲欧洲精品成人久久曰 久久婷婷国产综合精品